•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蓝蓝:我生如草芥(组诗)


蓝蓝:我生如草芥(组诗)


untitled

 


蓝蓝,原名胡兰兰,诗人、作家,1967年生于山东烟台。著有诗集《内心生活》、《诗篇》等九部。获第四届“诗歌与人”国际诗人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宇龙诗歌奖”、“中国新世纪女诗人十佳”等奖项,作品被译为英、法、俄等十余种语言在国际杂志发表。现居北京,东荡子诗歌奖评委。


 


 辨 识      


 


“人不可能拥有他的自私之物。


因为人并不拥有它。”


 


他挥舞着锄头,在山脚下劳作。


另一些时候也是如此:


那些在书桌前感到绝望的人,


以及把性命交到爱人手中的人。


 


深耕的犁默不作声


想让泥土把自己埋进去。


一个人想掏出自己的肝肠


献给那因热情的颤抖而无限辽阔的虚无。


 


只是不要说这有什么伟大之处。


母亲在水池前刷碗,


孩子们在树荫下嬉闹,穿过发热的空气。


 


 每一天


 


没有,使你去战胜。


多么滑稽,因为


没有战胜。 


 


世间不存在未来的现在。


 


你只是被时光押送的俘虏,电脑前打着字


一边紧抵着绝望那硬邦邦的椅背。



 


 无题


 


你独自享用了多少夜色的美丽;


 


享用了溪流射向草地的欢乐;享用并


吞下野花的芳香,当它们在银子的圆月下


闪闪发光,用石砾和泥土的供奉


大声合唱!


 


松树们朝你奔来,鸟儿的叫声


带着弯钩;你不认识你自己。


你这英雄的敌人,四季的管道工。


 


你沉睡在风暴过后的甲板上,


柳叶覆盖着你黑色的眉毛。


你的伤口正在结痂,你的血


在历史的海滩上正在被黑暗晒成盐巴。


 


动机的黑暗


 


一棵菠菜从土里长出来时


它的碧绿不会想到进入人的肠胃。


 


一朵二月兰的开放也不会为了


把它戴在鬓角的姑娘的感谢。


 


善良不会想到跳到秤盘上去


找到不差分毫的的价格——甚至比


人们认为的更多。


 


我如此恶意地想到了世间有那么多


善良的动机。为此我自认是个坏人。


 


 夙愿


 


愿我是那个八岁的女孩儿,


愿我用刚从地下冒出的清水的眼睛看你。


 


愿清晨的雾气在柿子树上凝成露珠,


密密的绿麻地里有草虫嘤嘤飞过。


 


愿担柴人放下柴捆,擦了汗继续往村子里走。


愿你能看到我褪下花裤衩后小雨的哗哗声。


 


愿杨树苗圃继续做它寂静的梦,


愿我这首小诗无邪地躺在泥土的芬芳中。


 


 


 无题


 


圣徒不会跟任何人上床。


 


他脱下这具肉体


赤裸着,颤抖着


扑向他的上帝——


 


哦,他穿戴整齐,


坐在椅子中


陷入一动不动的恍惚。


 


 


 我生如草芥


 


我生如草芥,并心安理得于此。


并坚持于此,当光芒在我身后


将影子巨大地投于墙上。


 


我生如草芥。请勿靠近我


当你们用无限赞美


加害于我。我生如草芥——


渺小。脆弱;


 


有着从不沾染血腥味的


淡漠。




 发表


 


我的诗都有署名。


我的诗都有一个收到的人。


 


箭簇飞来时


必定会有一个前额迎接,


我爱它光明的固执;


 


我爱伤口勇敢的裸露


虫子无法忍住对血的赞颂——


 


当膝盖对我说话


这首诗将不再发抖。


 


这是一个女诗人对隐私的出版


永恒的海洋和群山——书桌在起伏。


 


异乡人的歌谣


 


道路把我交给行走,


我的脊背上深深插着一把匕首。


请你们不要惊讶,


我是生于本地的异乡人。


 


我的马有三只眼睛,


第三只是蓝色的。


当我饿了,


我的小勺子就会伸进去。


 


我从不饮酒,


却是醒着的酒鬼,


只有那倏忽而来的一阵风,


知道我的名字。


 


我赶赴过那么多的葬礼,


带着背上的匕首;


我有一支清凉的歌,


唱给南来北往的燕子听。


 


我赤脚走过的地方,


有很多双胞胎出生;


只有那把闪亮的匕首


能听到死神的咳嗽。


 


 


 


在贫瘠的冻土上种植错误的土豆。


 


因为我的眼闭着。


我看见的是土豆而绝不是花。


 


你知道下面的黑暗总是


耐心孵着圆满。


 


为什么我不为错误歌唱,既然


土豆在那里——


 


结实。硬朗。


嘲笑着可见的成功。


 


磨坊之歌


 


那些眼睛不被蒙上也能不慌不忙


在磨坊里转圈拉磨的驴子


——向你的心明眼亮致敬!


 


我愿学会那首古希腊的民谣


《磨坊之歌》,


它原是古希腊人消磨时间


唱着玩儿的歌,还有什么


比这样愉快地对待时间更好的事情?


 


——“磨坊,推磨呀,推磨呀,


就是毕泰卡斯也在推磨呀,


他是伟大的密提里尼的国王。”


 


 


无题


 


为了永生,神把祂的铁锅支在荒野。


 


祂煮恋人们的肉。煮时间钻石的歌。


野花噼啪燃烧,火星四溅的星辰。


 


在一座海岛上,我见过这火山的凹陷:


当他们双双把头伸进去的时候。


 



 


汉语之航


 


是锚,而不是鱼钩


沉系在溺水者的下颌骨上。


 


只有在那里,你听到牙齿森森的喘息


那些眼球发青的人


还没有死。


2018年4月14日 22:16
浏览量:0
收藏
365体育网投 365bet体育在线滚球 bet356app下载 365bet注册 365bet 365bet注册 365bet投注 365投注